美軍發起第一場反無人機實戰?

頭條新聞 | 作者: 滕建群 | 時間: 2019-07-23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7月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興沖沖地向媒體宣布,當天在霍爾木茲海峽公海水域游弋的兩棲攻擊艦“拳師”號擊落一架伊朗無人機。伊朗無人機是在距離兩棲攻擊艦900米左右的空中被擊落的,特朗普高度贊揚美軍官兵的英勇表現。

話音未落,正在紐約參加聯合國經社理事會部長級會議的伊朗外長扎里夫則表示,還沒聽說有伊朗無人機在霍爾木茲海峽附近被擊落。隨后,伊朗副外長阿巴斯·阿拉基奇在社交媒體上稱,美國可能擊落了自己的無人機。他說,“伊朗在霍爾木茲海峽或者其他地方均未損失無人機。我覺得,這是美國‘拳師’號誤擊落了自己的無人機。”

本來是特朗普總統想撈回一個月前美國“全球鷹”被擊落面子的事,結果伊朗硬是不承認自己的無人機被擊落,特朗普有點難為情。一個月前,伊朗人擊落了美國“全球鷹”無人機,撈起了飛機的部分殘骸并進行了公開展示。這次美方只是口頭上說說,沒有圖,哪能證明自己說的擊落伊朗無人機事件是真的啊?

從事態演變的邏輯看,美軍有可能擊落伊朗的無人機。但這種無人機不可能和之前被擊落的“全球鷹”相提并論。第一,按照美軍說法,該無人機直接抵近兩棲攻擊艦“拳師”號,距離900米時被擊落,說明近距離被發現,該無人機體積應非常小,而“全球鷹”的尺寸與1架波音飛機差不多。第二,事后,美軍在“拳師”號兩棲攻擊艦甲板上展示了一個裝置,這臺類似家用小轎車大小的裝置,和在它附近盤旋的直升機,應是美軍擊落伊朗無人機的主要武器。美軍采取的是軟殺傷方式把伊朗無人機擊落,而沒有動用傳統意義上的導彈、火炮或輕武器。第三,正因為無人機體積小,又是被軟殺傷性武器擊落,無人機無法等到美軍把殘骸找撈上來就已沉入海底。美國無法“有圖有真相”告訴世人,美國真的擊落伊朗的無人機。

近年來,無人機和反無人機作戰方興未艾。美軍更是認為,無人機帶來的挑戰是戰場威脅之最,因為現有防空力量來無法對這種平臺進行有效攔截。傳統的軍隊往往是防飛機、導彈等大型來襲目標,先進的雷達等系統能捕捉到上述目標,并引導導彈對來襲目標進行攔截。而無人機則不同,特別那些小型無人機,小的可達到巴掌那么大小,為減輕無人機重量,主要國家在發展無人機時多注重輕型非金屬材料。

無人機可進攻,可防守。盡管受體積和有效載荷的限制,單架無人機的效用比較低,但進攻型無人機多采取“蜂群”戰術,克服單架無人機太過于單薄弱點,組成有50架、上百架無人機“蜂群”,對被打擊目標構成威脅。例如,如果伊朗出動數十架無人機,攜帶一定數量的炸藥,哪怕是幾架落在美軍兩棲攻擊艦上,也會造成甲板無法起降作戰飛機或直升機,那這艘軍艦的歷史使命也就終結。

近年來,美軍十分重視無人機作戰行動,正在打造攻防兼備的無人機作戰體系。在攻擊型無人機建設上,2017年7月,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完成“蜂群作戰試驗”,開始第二階段智能“蜂群作戰試驗”。試驗人員使用4軸或無人機組成的“蜂群”,主要驗證無人機的智能識別和攻擊能力。美軍攻擊型無人機“蜂群”戰術項目的目標是發展由50—250架無人機組成的蜂群,要求它們能與部隊同行,可用于巷戰等艱巨戰事。

在反無人機作戰武器上,美軍各軍種均有自己的研發項目。僅以美國陸戰隊為例,它即將結束在中東地區的“北極星”全地形車載反無人機系統的試驗。該系統名為“陸戰隊輕型防空綜合系統”(LMADIS),主要由兩輛“北極星”全地形車、一個指揮中心和一輛人傳感器車組成,利用射頻技術干擾無人機的飛行,保護部隊和前方作戰基地。該系統配備了RPS-42型戰術空中監視雷達、小型光電/紅外攝像機、天景射頻探測系統和干擾器。

不論美國這次是否擊落伊朗的無人機,事件本身就提醒人們:無人機的廣泛使用正改變著傳統的戰場攻防模式。無人機可大,可小,可用于戰略目的,如美國的“全球鷹”無人偵察機,可以長航時留空,對重要目標進行跟蹤監視,還可以用于精確打擊行動。不可忽視的是,小型無人機廣泛地應用于戰場之上。單架無人機能量有限,但如果成批出動,那就形成了巨大的作戰能力。之前所有的防御手段都是直接的火藥武器撞擊,而現在要有效地進行反無人機作戰,人們正在探索新的作戰樣式。目前走在世界無人機前面的工業部門,也不再是傳統軍火商人。可以認為,無人機的廣泛應用將改變戰場格局,也會再造新的軍工企業。

從這個角度看,7月18日在霍爾木茲海峽上空伊朗無人機被美國“拳師”號兩棲攻擊艦擊落事件,即使是美國提供不出任何有效的圖片,也向人們正式宣告無人機攻防作戰正走上人類戰爭舞臺。


(滕建群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本文原載頭條新聞,2019年7月20日)

0
能买十一选五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