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埃爾多安相互“關門留縫”

頭條新聞 | 作者: 滕建群 | 時間: 2019-07-25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7月12日,俄羅斯派出多架大型運輸飛機,“快遞”土耳其訂購的S-400防空導彈,美國從糾結變成惱怒,沒想到俄羅斯這么快就把導彈送到土耳其手中。美國政府當即宣布,將停止與土耳其政府F-35戰斗機合作項目,此舉讓土耳其失去生產該型機900多種零件的機會,損失達90億美元。同時,美國終止土耳其訂購的F-35戰斗機合同,它們中的部分已下生產線,土耳其空軍飛行員在美國訓飛多時,現被迫回國,一起返回土耳其的還有F-35戰斗機駐美國聯絡小組工作人員。

土耳其采購防空導彈起意于2007年前后。按土耳其的要求,它要在其南部地區建立完整的防空體系,以防包括希臘在內相關國家對其構成的空中威脅。土耳其采用全球招標的做法,吸引世界多家防空導彈廠商前來。這些防空導彈系統包括:歐洲“紫菀”防空導彈、俄羅斯S-300防空導彈、美國“愛國者”防空導彈和中國FD-2000防空導彈等。在實彈打靶時,中國FD-2000防空導彈九發九中。2013年,土耳其宣布中國的防空導彈中標。但2015年迫于以美國為首北約的壓力,土耳其不得不取消了這筆交易,重新展開國際競標。

2016年7月,土耳其發生未遂軍事政變,差一點讓埃爾多安下臺和失去生命,是俄羅斯幫助了埃爾多安,隨后俄土關系趨緩。知道土耳其要采購防空導彈,普京便拿出比S-300更先進的導彈——S-400防空導彈。2017年7月,兩國簽署S-400防空導彈系統協議,價值25億美元。期間,這項交易出現過波折,直到2019年7月,土耳其才從俄羅斯獲得兩套S-400防空導彈系統,而后在土耳其利用俄羅斯部件組裝另兩套S-400導彈系統,俄羅斯的做法有點“買一送一”的感覺。

不想讓土耳其購買俄羅斯研制的防空導彈,美國有其自身的利益考慮。入主白宮后,特朗普一直在推銷美國軍火。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公布數字,2018年全球軍火交易額達到3995億美元,美國一家則獨得2272億美元,占世界軍火市場57%的份額。防空導彈,不論是陸基“愛國者”、“宙斯盾”,還是“薩德”系統都是美國軍品出口的重要物項。特朗普不想讓俄羅斯在這方面有太多的便宜,2018年俄羅斯在世界軍火市場占的份額是17%。

美國和北約其他國家給出土耳其不能購買俄羅斯S-400導彈的理由是安全。S-400導彈系統不接入土耳其境內北約的防空系統,只單獨使用。在北約成員國中,使用如此先進俄制武器讓北約擔心,北約南部對空防線會不會被俄羅斯撕開個口子。俄羅斯S-400導彈進入土耳其后還有后續保障等,恐怕不是采購完了就完事。俄羅斯軍工企業領導在聽到美國不再向土耳其出售F-35戰斗機后,按捺不住內心激動說,不行,土耳其就購買俄羅斯研制的蘇-35或蘇-57戰斗機吧。

一款防空導彈引出大國暗戰,影響到北約成員國間團結。目前看,特朗普并沒一步到位,把所有與土耳其溝通的渠道給堵上。他一直在等埃爾多安回心轉意,直到俄羅斯空運S-400入土耳其,他才表示將對土耳其進行制裁,終止F-35戰斗項目合作,但終止時間到2020年,美國和土耳其還有一年多時間來討論購買俄羅斯防空導彈問題。

土耳其不會完全購買俄羅斯的武器裝備。以空軍為例,土耳其共有各型飛機900架左右,其中現役主戰飛機F-16、F-4等系列都是從美國購買的。美國中斷與土耳其F-35戰斗機合作同時,還將終止向土耳其提供軍機零部件,還會逼北約成員國終止與土耳其的軍品貿易,俄羅斯會成為最大受益者。

但土耳其拿不出太多經費,來把現有戰機更新成俄羅斯研制作戰飛機,這是主要限制因素;俄羅斯新型戰機的生產效率過低,像蘇-35戰斗機或蘇-57戰斗機,目前僅能滿足本國空天軍需要,很難短期內滿足土耳其采購戰斗機的要求。

土耳其不會服軟,向美國政府妥協讓步,這牽扯到埃爾多安總統的民族形象,而且2016年未遂軍事政變后埃爾多安一直認為是美國在背后搗亂,美土相互示強。面對美國制裁和打壓,土耳其官員已威脅,如果有必要,它將開放南部邊境地區,讓大量西亞北非難民涌入歐洲,這恐怕是歐洲國家最擔心的事情。

土耳其已購進俄羅斯S-400防空導彈,美國不可能逼迫土耳其把這些導彈退貨來購買美國的導彈。美國又不能讓土耳其過于任性。所以采取制裁,顯示自身對局勢的掌控能力。但美國又不能把事做絕對。未來,美土雙方會采取“關門留縫”的做法,從而土耳其不會完全倒向俄羅斯,土耳其則繼續留在北約。

這場由S-400防空導彈引發的美土之爭會持續一段時間,但兩國升級摩擦,目前看不太可能,因為不論是商業利益,還是地緣政治需要,美國和土耳其相互分離會傷害雙方。


(滕建群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本文原載頭條新聞,2019年7月24日)

0
能买十一选五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