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西聯”戰略成形

半月談 | 作者: 藍建學 | 時間: 2019-08-09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有聲有色的大國夢”,是印度長期以來孜孜以求的外交目標。為實現這一目標,印度面向亞太推出“東向行動”,面向印度洋—太平洋地區推出“印太戰略”,面向西翼廣大地區推出“西聯”戰略。

2014年以來,莫迪政府先在“西望”政策,進而在“西聯”戰略框架下,投入巨大的外交精力和資源,積極拓展在中東、印度洋島國、非洲尤其東非地區的政治、經濟及安全存在和影響力,已成為這些地區局勢演變不容小覷的外因。

印度“西聯”戰略源自曼莫漢·辛格執政時期提出的“西望”政策。辛格的初衷是突出中東對印度能源安全的重要性,強化印度與中東國家經貿關系,但其并未推行多少實質性措施。現任總理莫迪2014年大選獲勝后,接過“西望”政策框架,逐漸將其拓展為“西聯”戰略。2015年8月,莫迪對阿聯酋進行訪問,正式對外宣布印度“西聯”戰略。隨后,莫迪政府以中東政策為核心,逐步填充和豐富“西聯”戰略內涵,外交行動更加積極進取。

向西拓展利益新疆界

精耕中東地區,將其打造為印度“西聯”戰略的核心地帶。莫迪上臺以來,以政治交往、經貿投資、安全合作、人文互動為四大支柱,以阿聯酋、沙特、伊朗、以色列等國為主要支點,多管齊下綁牢印度與相關國家利益紐帶。印度政府將阿聯酋打造成其進軍中東的戰略跳板;持續深化與伊朗合作,繼續開發伊朗恰巴哈爾港;大膽提升與以色列的戰略合作關系,將雙邊關系升級為“天造地設的戰略伙伴關系”;悄然拓展在海灣地區的軍事及戰略存在,獲得在阿曼杜古姆港維修保養軍艦的機會,以加強雙方在波斯灣和印度洋上的安全合作。

積極經營對非關系,推銷并填充“亞非增長走廊”計劃。與其他主要大國相比,當前印度在非洲活動規模仍然相對較小,但正在迎頭趕上。近年來,印度不斷加大對非援助和外交投入,以換取非洲國家支持印度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自2008年印度舉辦首屆“印非論壇峰會”后,參加該峰會的非洲國家領導人越來越多、層級也越來越高。同時,印度不斷挖掘自身在對非外交及商業活動中的獨特優勢,與日本聯手推銷“亞非增長走廊”計劃,將其作為經營非洲的重要抓手。據悉,印日擬分三階段實現“亞非增長走廊”計劃,第一階段重點經營與非洲東海岸國家的關系,第二階段將西印度洋島國作為優先對象,第三階段將非洲西海岸國家納入重點接觸對象。

高調宣傳“印太愿景”,積極布控西印度洋地區。印度不僅將塞舌爾、科摩羅群島、馬達加斯加、毛里求斯等西印度洋島國當作“亞非增長走廊”重要節點,而且視之為印度主導西印度洋地區安全態勢的戰略據點,提出在印度洋地區所有戰略要地部署至少一艘大型印度軍艦。印度政府還極力夯實與孟加拉國、斯里蘭卡和馬爾代夫的“印度洋安全防務體系”,力保三國走“親印”路線。同時,印度加深與美國及其盟友在印度洋合作,宣稱“美國是印度‘東向行動’、‘西聯’戰略中不可或缺的環節”。印美2018年9月舉行首次外長及防長“2+2”對話會,簽署協議提高兩軍在指揮、控制、通訊、監控和偵察等方面的數據共享及協同作戰能力。

此外,印度與日本、法國、英國加強在印度洋地區的橫向聯動,塑造維護自己印度洋地區“看門人”和“管理者”的角色。

“西聯”戰略成效受四因素影響

“西聯”戰略是印度在綜合國力不斷提升基礎上推出的戰略構想,也是印度進一步確立大國地位的重要抓手。它激活了印度開展大國外交、追求大國地位的雄心,未來其內涵和外延或將不斷拓展。隨著印度在“西聯”地區投入越來越多的外交資源,以及印度洋逐漸變成全球地緣戰略博弈的新戰場,印度“西聯”戰略布局對海上貿易及能源運輸通道的安全性等,將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以印度、伊朗、俄羅斯共同推進的“國際南北運輸走廊”項目為例。2018年5月,莫迪與俄總統普京確認共同推進連接印度、伊朗、中亞及高加索、俄羅斯和歐洲的“國際南北運輸走廊”構想。根據印方設想,該走廊建成后將大大縮短南亞至北歐的貨運距離,甚至可能成為埃及蘇伊士運河運輸線路的替代方案。

由于印度政府正式實施“西聯”戰略時間不長,該戰略的實效性仍有待進一步觀察。至少有四方面因素會影響印度推進“西聯”戰略的成效。

一是印度愿為落實戰略投入多少真金白銀。“西聯”戰略所涉地區的多數國家尤其是東非國家身處欠發達地區,部分國家還長期陷入政局動蕩和連年戰亂,在基礎設施建設、經濟民生發展等方面均需要巨額援助資金投入。二是印度能否打破“西聯”地區現有地緣權力格局。這些地區并非地緣政治舞臺上的“無主地”,相反,遍布著美、俄、英、法等老牌大國的利益,同時還充斥著各類地區大國的激烈博弈,能提供給印度施展影響力的空間較為有限。三是印度自身與“西聯”對象國合作的延續性問題。四是“西聯”戰略的落實與推進效率問題。


(藍建學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所副所長。原文載新華社《半月談內部版》2019年第8期。)


0
能买十一选五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