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摩擦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頭條新聞 | 作者: 滕建群 | 時間: 2019-08-19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7月1日,日本經濟產業省宣布,4日起將限制向韓國出口氟聚亞胺、光刻膠和高純度氟化氫。這些材料是電視、智能手機部件的必需品。之后,兩國相互把對方從貿易“白色清單”中剔除。日本的理由是,韓國從事違反出口管制的活動。分析家則認為,此舉與之前韓國法院判決日本公司二戰期間強迫韓國勞工補償事有關。

2018年10月30日,韓國最高法院判決4名韓國勞工在狀告日本“戰犯企業”新日鐵公司的案件中勝訴,駁回新日鐵的上訴請求,同時發出賠償令,要求新日鐵公司賠償每位原告1億韓元(約合人民幣61萬元)。如果拒不賠償,韓國將采取強制沒收該公司資產手段。如果該企業在韓國沒資產,則通過第三國途徑強制解決賠償問題。

二戰期間,日本對亞太國家強征勞工是普遍現象。1965年,日本和韓國在美國撮合下建立外交關系。建交前,兩國進行了長達十幾年的談判,最重要的內容是日本對當年在韓國犯下戰爭罪行的認定。按協定,日本一次性賠償韓國3億美元,給韓國貸款2億美元,同時還賒銷韓國3億美元債務。8億美元款項在國家層面就賠償問題畫上句號。日本一直認為,戰爭賠償事早有結論,韓國再提此事不合適。發生在去年底的法院判決事今年7月發酵,與日韓內政和外交環境有關。

對安倍來說,7月是特殊月份。他在5月底悄悄告訴來訪的特朗普總統:先讓他集中精力搞國會參議院選舉,等到8月份貿易談判時他會給美國送“大禮包”。很快,消息被特朗普總統給推了出去,安倍很沒面子。

2012年重奪首相后,安倍已完成相關安保法案的修訂,主要有《和平安全法制整備法案》和《國際和平支持法案》兩部分、共11部法律。2015年7月和9月,日本眾、參兩院先后通過上述法案修正案。日本宣布,2016年3月29日開始日本實施新安保法案。

但這些修正是安倍試圖修改戰后和平憲法前奏。要完全打破二戰結束后對日本手腳的束縛,他必須修訂現有和平憲法。要修憲,安倍必須在國會謀得足夠議席。7月國會參議院選舉被看作是安倍修憲必由之路。所以7月把韓國法院判決事推出來,有爭取選民支持之嫌。7月21日揭曉的選舉結果是,由自民黨、公明黨和日本維新會等修憲勢力在參議院共占有160個席位,沒超過三分之二,安倍這一輪修憲的企圖失敗。

在韓國,文在寅總統也面臨壓力。上臺后,文在寅提出改善民生和發展經濟主張,但受國際大環境影響,出口導向型韓國經濟沒太多起色。韓國銀行3月公布,2018年韓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為2.7%,創六年來最低值。韓國已把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從2.6%下調到2.4%,出口增長率從2018年的3.9%下調至2.9%,建設投資和設備投資與去年比分別下調5.0%和1.0%。經濟下行讓民眾對文在寅的政策不滿增多。

國際上,文在寅政府腹背受敵:一是朝鮮。韓國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里為促進半島和平與穩定做出貢獻,特別是促成特朗普總統與金正恩委員長會晤。去年9月,文在寅總統對平壤的訪問讓朝韓關系達到新的高點。但進入2019年后,朝鮮指責韓國的聲音越來越尖銳。8月16日,朝鮮祖國和平統一委員會稱,“朝韓當權者已無話可說,也無意再坐在一起”。朝鮮的失望源于韓國無法向朝鮮提供更多支持,包括經濟援助,無法停止在半島與美軍聯合軍事演習。而且,朝鮮和美國已可直接接觸,韓國不再如前那么重要。二是美國。特朗普總統推翻美韓2012年達成的貿易協定,逼文在寅政府于2018年9月重新達成新貿易協定,韓方不得不做出巨大讓步,包括對美國開放更大市場。在駐韓美軍費用分擔上,特朗普政府不斷加價,2019年費用為9.24億美元,比上年增長8.2%。即使這樣,特朗普政府也不滿足,近日又提“一口價”50億美元的要求。

盡管日本提出管制后文在寅政府及韓國百姓出同仇敵愾,在內外交困的情況下,韓國不太可能升級與日本的摩擦和對抗。安倍政府也不太可能無限升級對韓施壓力度,但兩國最終達成妥協仍需時間,因為不論是安倍,還是文在寅,面對國內民眾呼聲,兩位領導人都不可能說放下就放下涉及兩國關系的問題。


(滕建群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本文原載頭條新聞,2019年8月17日)

0
能买十一选五的app